热搜第一!“沈阳鸡架”突然火了,新华社发声:抓紧打疫苗

372

原标题:热搜第一!“沈阳鸡架”突然火了,新华社发声:抓紧打疫苗

猝不及防,沈阳的鸡架今天下午一度冲上微博热搜第一名……

据了解,这个微博热搜起源于沈阳一新冠确诊患者的流调。

结果全国人民发现了一位沈阳民间美食家。这位沈阳老大爷平均每天下两次馆子,鸡架、炖肉、抻面,硬把流调记录整成了沈阳美食攻略,让不少网友表示,以后去沈阳旅游,直接照着吃一圈,没毛病。

沈阳一医院返聘职工被确诊

曾自驾游、下馆子、唱KTV

根据流调显示,这位沈阳大爷退休,因能力优秀被医院返聘,但是业余生活丰富,五一假期期间去鲅鱼圈自驾游,回到沈阳后,天天下馆子,鸡架、炖肉、抻面一个不落,每天还不重样。晚上21:00还会去KTV唱歌……

三天三次鸡架的好胃口,更让人发出天问:沈阳鸡架到底有多好吃?每次流调记录都有它?

坐拥5400多万粉丝的沈阳籍明星林更新说,鸡架的灵魂不在于他有多少肉,在于嗦勒。

更使得沈阳鸡架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名。

本轮疫情:感染者均未接种疫苗

自5月13日安徽六安报告1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以来,截至5月16日21时,安徽共报告7例本土确诊病例,7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辽宁报告9例本土确诊病例,6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根据梳理发现,此轮疫情,多名感染者有一个共同特点:没有接种新冠疫苗!

1、辽宁沈阳:2例,未接种新冠疫苗

5月13日0时至5月16日12时,沈阳市共报告2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5月15日沈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三十五场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新增1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1岁,系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后勤退休返聘职工,平时在盛京医院滑翔院区负一层健身中心独自办公室办公。

“我们沈阳的一线人员1月初的时候就被要求统一接种新冠疫苗,但当时限制有点多,年龄上限制在了59岁以下。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一位医生5月15日晚向健康时报记者透露,关于59岁以上的人员,也是最近才放开新冠疫苗的接种。

沈阳市疾控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向健康时报记者透露,“该确诊患者为医院的后勤人员,可能因为是自愿接种,并没有注射过新冠疫苗。

5月16日“沈阳发布”通报,5月16日0时至12时,沈阳市新增1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前一日报告确诊病例的母亲,83岁。

2例患者不是沈阳市第一批接种疫苗的18-59岁重点人群,2人均未接种过新冠病毒疫苗。

2、辽宁营口:5例,未接种新冠疫苗

5月13日0时至5月16日12时,营口市共报告5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5月15日,辽宁省营口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李岩表示,营口5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均未接种过新冠疫苗。

3、安徽:确诊病例此前未接种过疫苗

5月13日0时至5月16日24时,安徽省共报告7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合肥市2例,六安市5例。

5月17日下午,安徽省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5月16日0至24时,六安再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安徽共报告7例本土确诊病例。

安徽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董明培5月14日指出,目前了解的情况是,此前安徽确诊病例未接种过新冠疫苗。

新华社评论:

现在不抓紧打疫苗,回头吃鸡架都不香

17日下午,新华社东评:现在不抓紧打疫苗,回头吃鸡架都不香。

文章说,东老师认为,有关部门是否还可以从几个角度加把劲,再推动一下打疫苗的愿望:一是进一步增加流动疫苗接种点,守住交通“要隘”,进入街镇社区,方便得“走过路过的”都“不好意思不打”;二是考虑在健康码上进一步明确标识疫苗接种情况,与后续公共场所管控挂钩;第三,既然奖励大米鸡蛋未必能刺激打疫苗愿望,是否还有其他市场手段、信用手段可以发挥作用?比如给予一定时限,超过时限仍未接种的应接人员,需要付出一定延误成本。具体怎么做,需要有关部门集思广益,尽快研判。

在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一个人是绝对安全的。打疫苗方面,中国人千万不能起大早、赶晚集——现在没有打疫苗的紧迫感,将来就难有吃鸡架的好心情。

合肥、营口市民排队打疫苗

疫情出现后,合肥市民接种疫苗意愿强烈,连续两天刷新合肥单日接种量最高纪录。5月15日,#合肥市民暴雨中排队打疫苗#也一度冲上热搜。

据安徽合肥经开疫情防控指挥部工作:5月15日-16日合肥经开区管委会紧急启用安医大二附院方舱新冠病毒疫苗集中接种点,满足该区居民及相关单位人群尽快接种疫苗需求。此处接种点共设置了20个接种台,市民无需预约,携带身份证即可前往接种。

合肥市卫健委党委副书记、副主任张晓峰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发布会上表示,合肥目前有300个接种点,加上流动接种点,共有1500多个接种台次。全市接种能力为每天20万人以上,接种能力是超过群众的接种需求的,还不存在紧张的情况。

合肥市目前疫苗状态处于“紧平衡”状态,号召市民积极参与疫苗接种。到六月底,合肥市计划接种468.46万人次,希望早日形成免疫屏障,保证市民安全。

此外,辽宁营口的市民疫苗接种热情同样非常高,5月15日,营口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李岩透露,截至5月14日,营口新冠疫苗已接种257081剂次,其中鲅鱼圈区新冠疫苗已接种51087计次。目前,除鲅鱼圈区因疫情暂停接种外,其余各区正有序开展新冠疫苗接种工作。

图片来源: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广播电视台官方微博“鲅天下”

钟南山:

实现群体免疫,中国至少需要72.9%的疫苗接种率

近日,钟南山院士接种了新冠疫苗,并呼吁大家尽快接种疫苗,为新冠防控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钟南山表示,接种疫苗是一种非常好的实现真正的群体免疫的方法。

我国接种疫苗的比例较低,必须跟上形势,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争取尽快能达到70%-80%的接种率。

5月13日,钟南山院士在第20届亚洲科学理事会大会做主旨报告时也表示,要实现群体免疫,在疫苗有效性达到70%时,全球、中国、亚洲以及欧洲的接种率需分别达到89.2%、83.3%、80.2%、96.2%;疫苗有效性达到80%时,全球、中国、亚洲以及欧洲的接种率需分别达到78%、72.9%、70.2%、84.2%。

据国家卫健委网站消息,截至2021年5月16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超过4亿剂次。

按照14亿中国人来计算,需要约11亿人接种疫苗。接种疫苗的工作仍然任重而道远!

来源:中国基金报综合自健康时报,澎湃新闻等

责任编辑: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我们将及时处理

原标题:女子遭家暴,头骨开裂昏迷63天!儿子说……

本文转自【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极目新闻记者 谢茂 贾淑瑞

视频剪辑 金英

5月16日,是杨芳昏迷的第63天。

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多块头骨被取掉,她躺在福建邵武市立医院的病床上,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将她打成重伤的,不是别人,而是与她结发30年的丈夫张成。

今年3月14日早上,张成抓住杨芳的头,朝墙上猛烈撞击,杨芳头骨开裂,陷入昏迷。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下这么狠的手。”儿子张勇说。

家暴致昏迷63天

杨芳今年51岁,是福建南平邵武市和平镇人,30年前,她嫁给了同镇危冲村枫林组的张成。当地盛产陶瓷,夫妻俩婚后主要靠务农和做陶瓷为生。

两人婚后育有一女一子,女儿今年27岁,在北京工作。儿子张勇20岁,在福建三明上大学。

3月14日上午10时许,张勇在学校接到表哥来电:“你妈被你老爸给打了,要准备做手术,你赶紧回来吧!”张勇立即赶回老家邵武市,并在途中拨打报警电话。

当日下午2时许,张勇赶到医院,看见母亲躺在ICU,身上连接着各种仪器,已经昏迷不醒。

他从邻居口中得知,那天早上杨芳到邻居家给张成借了一包“头痛粉”,回家不久后被打了。“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下这么狠的手。”张勇说。

张勇还从同村的叔爷爷处得知,父亲当时抓着母亲的头往贴了瓷砖的墙上撞,之后父亲去厨房拿了菜刀,往自己头上砍,想自杀,结果只蹭破了头皮上的血管,流了一摊血。

待这位叔爷爷发现杨芳时,她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村干部和亲属将受伤的杨芳和张成均送往邵武市立医院救治。张成外伤好了之后,被送往福建邵武精神病防治院。

而杨芳因为头骨开裂、颅内出血,接受了两次开颅手术,多块碎裂的头骨被取出。目前,杨芳仍昏迷不醒,插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医生说,如果发生并发症,甚至一个小小的感冒,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挨打了也不多说

据危冲村村干部介绍,杨芳在当地口碑很好,大家都说她勤劳贤惠。虽然她做陶瓷的技术不如丈夫张成,但把家里的几亩地打理得不错。但张成有多年的精神障碍疾病,到夏天天气热可能就会犯病,以前也会打他老婆,近几年听说动手的情况比较少。但杨芳的性格太老实了,被打得严重时,最多也就回娘家住几天。

张成的姐姐张月在镇上开杂货店,她介绍,弟弟有十几年抑郁症史,几年前邵武市区医院的医生下乡为张成诊断,医生没有告知她详细结果,但张成的药物费用从一个月十几块变成了两百块,不过费用有补贴。据张月了解,事发前,张成有段时间没有吃药了。谈及弟媳杨芳,张月只说她比较老实,挨打了也不多说。

张月希望张成能快点从精神病院出来,好去医院照顾他老婆。“不然他女儿的前途就没了,好不容易在北京找到工作,不能长时间不回去上班。”张月说。

张成在福建邵武精神病防治院的主治医生表示,张成在药物控制下,现在精神状况平稳,可以由监护人接回家,但是需要终生服药。

他是残害母亲的凶手

姐姐目前请假,一直在老家照顾母亲。张勇也在前几天办好了休学一年的手续,他想先在家里照顾母亲。

向极目新闻记者提起母亲时,张勇会叫她“老妈”。但一提到父亲,张勇会犹豫一下,随后吐出“父亲”二字,似乎并不想叫他“老爸”。

“毫不夸张地讲,我父亲动手把我老妈打趴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次数,几只手都数不过来。这几十年下来,打我老妈几十次,好几次鼻梁骨都被打断了。”张勇说,父亲有失眠症,但他不认为父亲有精神病。

他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母亲是被父亲打成植物人,目前已经全身瘫痪了,能活多久还不知道,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父亲就是杀人犯。“躺在床上的是我亲生母亲,他就是残害我母亲的凶手。”张勇语气充满愤恨,他希望自己的父亲受到惩罚。

5月15日,和平镇派出所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张成的案子还在“走流程”,公安已经立案,搜集了相关证据,上报邵武市公安局,等待市公安局审批通过后,带张成去做专业的精神病鉴定,并表示刑侦人员正在调查。张勇也有向他们提及申请救助,但因为他们家庭情况复杂,且案件还在调查中,政府救济政策对他不适用,也没办法帮他申请社会救助。(文中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