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翔教授一行出席全国第一至四批MBA培养院校管理学院院长会议

458

原标题:陈翔教授一行出席全国第一至四批MBA培养院校管理学院院长会议

【中国MBA教育网讯】2021年,我国MBA教育迎来三十周年的重要时间节点。第一至四批MBA培养院校均已积累二十年以上的MBA办学经验。根据全国工商管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2021年度工作计划,为全面贯彻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精神,积极研讨并探索通过产教融合等多元途径,以提高MBA教育服务经济社会前沿需求水平,推进MBA教育创新与引领发展。6月10日,全国第一至四批MBA培养院校管理学院院长工作交流会议在上海财经大学成功召开。本次会议以“数智时代下新经济与新商学的共生发展”为主题,由全国工商管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主办、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承办。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学术副院长陈翔教授,院长助理、专业学位教育联合中心常务副主任吴水龙教授应邀出席本次会议。

上海财经大学党委书记许涛首先代表上海财经大学对与会嘉宾表示诚挚的欢迎。许涛表示,在MBA院校的建设中,第一至四批MBA培养院校均已积累了二十年以上的办学经验,从学科建设到培养体系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获得了显著的成效,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培育了大量精通管理理论和创新实践的高层次工商管理人才,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指出,上海财经大学的MBA教育与中国MBA教育发端于同年,自创校之日起,上财就把通过经济和商业来服务国家和民族发展作为学校的自觉追求。当前,上财已全面开启建设鲜明财经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的新征程,为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做出上财人的贡献。

作为全国首批试办的MBA项目之一,上海财经大学MBA用30年的时间走出了一条拥有广大影响力的专业学位硕士项目的探索之路。2021年2月,在英国《金融时报》2021年度全球MBA百强排行榜中,上海财经大学MBA位居全球64位,中国内地第4位。许书记强调,上海财经大学未来将举全校之力,从办学条件、师资配备等方面给予商学院全方面的支持,助力商学院向2050年“建设全球一流商学院”的目标奋勇迈进。

全国MBA教指委副主任委员、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发表致辞,并对此次会议召开的重要意义表示肯定。他指出,在过去的30年,中国管理教育取得了非常巨大的、令全世界都感到敬佩的成绩,这与同行的紧密交流、紧密合作密不可分。针对管理教育发展,陆院长发表以下几点观点:第一,中国管理教育发展具有很大空间和潜力;第二,无论从全球经济形势,还是从中国本身经济发展来讲,管理需要迫切发展;第三,我国的MBA、EMBA教育在过去30年与西方发达国家50年、70年走过的道路相似,早期有很多探索,后期随着经济迅猛发展,并且注重质量。基于此,陆院长呼吁全国管理学院与商学院共同探讨中国MBA的发展机会,突破壁垒,共同推动国家经济发展。

工业与信息化部原副部长杨学山以《数字经济理论研究的思考》为题发表主题演讲,为大家介绍了数字经济的发展历程与背景,并从资源、资本和资产三个要素出发解读数字的具体意义。他表示,数字从做事、传承、影响三方面不断发挥价值,做事者、连接机制、数字质量是数字价值形成的三要素,对于数字的权利包含所有权、使用权与管理权。杨部长指出,现有的经济学理论研究不能完全解释数字经济,但是新经济形态正在快速向我们走来,学术专家应考虑从经济学角度如何思考数字经济,为管理学院和商学院对未来数字经济发展的理论研究提供了巨大信心。

全国MBA教指委副主任委员、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发表了以《面向未来的管理学院:使命、边界和路径》为题的主题演讲。陆院长首先从全球管理学院的挑战与机会展开介绍,总结出未来管理学院的使命、边界与成长路径,与大家分享了未来管理学院的发展方向。全球经济已经步入VUCA时代,管理学院的竞争激烈,跨学科的渗透与融合、互联网的“侵蚀”与替代升级都让传统商学院模式被解构。与此同时,全球的管理学院迎来了新的机会。我国商学院要在思想、理论与人才等方面均做出引领性的发展。陆院长指出,面向未来,商学院的发展要遵从有机增长、生态拓展与聚合共进的原则。

上海市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上海数字治理研究院院长刘九评介绍了大数据时代的机遇与挑战,以及数据思维和未来数据人才培养的方向。刘院长表示,全球大数据市场发展迅猛,得益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我国总体数据存储和数据中心双双创新高,大数据产业链已基本形成,数据应用已深入“经济、生活、城市治理”各个场景。随着全国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我国大数据市场再次迎来新的机遇,大数据市场从 "新基建" 到"应用服务"还需经历漫长过程。后疫情时期经济重启,数字化人才需求全面升级,数量同比大幅增长。他建议,各大商学院应面向大数据时代,打造具有数据思维的复合型商务精英人才。

全国MBA教指委委员、上海财经大学常务副校长徐飞从第四次工业革命着手,介绍了《数智时代的新文科新商学建设》。徐校长提出“新文科”这一概念,并从论域拓展、价值重塑、话语主导、交叉融合、研究范式五个维度,阐述新文科之“新”。他表示,新文科、新商学应有新定位、新理念、新体系、新模式、新理论、新标准、新专业和新课程,应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守正创新。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应基于人性的弱点来赚钱。国家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不能缺少企业家精神,徐校长表示,企业家精神具有创新、冒险、合作、敬业、学习、执着、诚信七个维度。他从新文科、新商学的使命、培养目标等方面说明了未来新文科、新商学的发展方向,并指出商学院应加快培养国家急需的全球视野、中国立场、通晓规则的高素质国际化人才。

10日下午,“产教融合、共生发展”与“学科筑基、创新发展”两大分论坛同步进行。

“产教融合、共生发展”分论坛由德拓信息CEO黄海清主持,UCloud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季昕华,全国MBA教指委副主任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陈方若,国家金融科技测评中心(银行卡检测中心)总经理渠韶光,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魏江,波士顿咨询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杨益骅出席本次分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共同探讨了产业发展与人才培养的关系,深度说明商学教育在中国经济与产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学科筑基、创新发展”分论坛由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副院长董静主持,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宋华,西北大学副校长吴振磊,全国MBA教指委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学院执行院长陈德球,同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李垣,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常务副院长魏航出席本次分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针对在数字化迅速发展的时代,商科教育应如何在原有基础上创新发展的问题进行探讨与交流,为数智时代下MBA教育的发展与建设提供了借鉴意义。

作为最早开设的专业硕士学位项目,30年来MBA教育培育了大量精通现代商业知识和管理实践的高层次工商管理人才,为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当前,正值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重要阶段,我国的商科教育也应在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基础上,服务国家战略需求,融合创新、深耕内涵发展,全面提升教育水平和培养质量,为社会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至此,数智时代下新经济与新商学的共生发展——全国第一至四批MBA培养院校管理学院院长工作交流会议圆满结束。希望此次会议充分的交流与碰撞,能为商学教育和MBA未来发展带来思考、启迪和引领,推动新商学繁荣发展。

责任编辑:

普益财富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我们将及时处理

原标题:陈奕迅作词人控诉环球音乐侵占版权费,网易云音乐、QQ音乐、酷狗、酷我卷入

出品|三言财经

6月15日,词作者吴向飞发文控诉自己的十余首音乐作品被台湾环球恶意侵占13年,在采取维权手段后,对方愿意支付版权,但数额却少的可怜。

吴向飞举例称,台湾环球提供的版税报表显示,其给陈奕迅写的主打歌《路一直都在》,一年的词曲使用费仅为271元,平均每月22.58元。

吴向飞是内地著名的填词人,曾为羽泉、孙楠、陈奕迅等知名歌手写过歌。

事实上,从5月初开始,吴向飞已经维权了一段时间。在他看来,音乐版权里的那层纸总要有人捅破,“那就,我来吧”。

他坦言,即便这次收回来的钱还不够律师费,但能让更多人关注版权,“这也算对音乐行业,有过一丢丢贡献”。

据了解,环球音乐集团在全球各地设有几十个子公司发行各种类型的音像制品,与 BMG(贝塔斯曼), EMI, Sony/CBS(索尼/哥伦比亚),WEA(时代华纳)并称为世界五大唱片集团。

十几首作品被台湾环球侵占13年

要求网易云音乐、QQ音乐、酷狗、酷我下架相关作品

据了解,直到今年3月份,吴向飞在整理作品目录时无意中发现,自己创作的十几首作品,被台湾环球版权登记在其公司名下。

5月12日,吴向飞发布申明,指出自己作为词曲作者,享有陈奕迅《路一直都在》《7》《独居动物》《臭美》《hippie》、杨宗纬《谁会改变我》、萧亚轩《不远》、陈坤《淡淡忧郁》《幸福中》等11首歌的音乐著作权。

申明还指出,从未授权台湾环球从2008年至2021年连续13年管理以上11首音乐作品。

而台湾环球将相关产品授权到音乐平台收取版权费,但却并未向吴向飞支付任何费用。

此外,吴向飞还要求网易云音乐、QQ音乐、酷狗、酷我四家音乐平台立即下架相关侵权作品。

据北青网报道,对于吴向飞的指控,台湾环球一开始称与吴向飞签订过相关合约,只是暂时无法找到。

不过隔天,台湾环球便向台湾著作权管理组织申明,称不享有相关作品的管理权。

不久,台湾环球便愿意归还“冒领”的版权费用,但被吴向飞拒绝了。

6月1号,吴向飞向四家音乐平台正式发送了律师函。截至6月15日,网易云音乐并未有任何回应,这让吴向飞很失望。

不过腾讯音乐很快就回应了,腾讯音乐向吴向飞发布了12首歌的版权数据。

吴向飞一对比发现,“环球黑我钱”,因为腾讯音乐一家提供的版税总额竟然比台湾环球所有的版税收入还高,而且高的离谱。

“按常理,版权公司支付给作者的版税,是很多单位缴费总和,金额最高”,吴向飞解释称。

吴向飞很是气愤,“看着腾讯跑出来的数据,再看看环球跑给我的数据,差距如此之大,金额如此可笑”。

吴向飞透露,目前腾讯音乐已开始向台湾环球追讨版税。“现在,腾讯需要将这些年支付给环球但属于我的费用,支付给我。至于环球何时退钱给腾讯,退不退钱给腾讯,那是环球该承担的责任。”

在他看来,现在已经不是还不还钱的事情了,“不管你写的歌有多红,多少人用,环球只需要一张版税报表,就可以把任何一个词曲作者,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5年十余首歌版税1万8

“这是我写歌23年来最好笑的笑话”

陈奕迅的《路一直都在》一年的版税是271元。

对这样的数字,显然吴向飞是愤慨的。“如果,版税能证明创作人的价值,那么4月份环球发给我版税报表时,我的脑海只有一句话:写歌,真TM不如捡废品”。

虽然吴向飞没有透露腾讯音乐给的金额,但猜测差距应该相当大。

那么再看看,所有的歌能有多少收入?

环球版税报表显示:5年,环球准备付给的版税总额为台币82178元,以6月10日汇率换算,折合人民币18974元。

吴向飞称这就是笑话,“五年,十几二十多首作品,付给我一万八,这是我写歌23年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这个笑话的缔造者名叫:环球”。

吴向飞解释称,以《臭美》举例,如果电视台综艺节目使用,正常报价,这首词曲使用费在8-10万人民币(税后)。

而在2018年,《中国新歌声》参赛选手翻唱了陈奕迅《臭美》,当时节目的制作公司灿星把版权费付给了台湾环球。

但在台湾环球提供的版税报表中并没有灿星付费使用《臭美》的记录。

吴向飞称台湾环球侵占版权的事并不是个例。

他举例称,张亚东老师的作品就曾被台湾环球私自授权。后来被发现后,台湾环球最终赔钱、道歉。

张亚东后来没有再声张,但吴向飞却不愿意放弃追究,“我认为原谅恶人,就是纵容,就是对行业和辛苦创作的词曲作者,更大的伤害。”

吴向飞坦言,“写了二十几年歌,接触了很多版权公司,有规矩的,没有规矩的”。

据北青报报道,台湾环球版权负责人在截至发稿无任何回应,网易、腾讯等音乐平台方面,目前也未有回应。

在5月17的一篇文章中,吴向飞揭露了国内版权公司“坑人套路”。

吴向飞揭露版权公司“坑人套路”

毫无疑问,音乐版权对音乐平台的重要性不容小觑,甚至已经成为竞争的一大杀器。

在吴向飞看来,音乐平台需要词曲版权时,第一顺位会找版权公司购买。但是授权的事上却“大有学问”,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版权平台挖坑。

吴向飞解释了几种常见的坑。

第1坑:平台付费买到的,是即将到期的词曲权利。

这个很容易理解,因为版权的期限不同,比如2年、3年、5年、10年或终生买断,版权公司会把到期的作品授权给音乐平台。越是著名的版权公司,越容易不被怀疑。

但是平台可能很多情况下,并没有意识到到期这个问题。这背后有版权争议的隐患。

第2坑:合约已到期,版权公司依然四处授权、收钱。

一旦合约到期,意味着版权公司再无权使用这些歌。但是很多情况下,只要作者没有找版权公司,一些版权公司就假装合约没到期,一直对外授权,一直以版权方的姿态,要求使用方支付版税。

第3坑:故意填错词曲作者姓名,少给作者分钱。

一些版权公司向平台提交作品时,故意将作品名字写错。结算版税时,版权公司就能把原作者的版税冒领。

第4坑:万元使用费,瞒天过海,分文不给作者。

一些版权公司偷拿作者版税最常见的方法,就是凭空让“付费方”消失。

比如:版权公司从不同付费方那里领回多笔使用费,等到要给作者分钱时,版权公司会有选择的让一些付费方,凭空消失,像空气一样。

第5坑:被作者发现黑钱,立马回一句:“这笔钱,还没开始分配。”

吴向飞指出,一些版权公司先让一些收入消失,如果作者没找来,这笔收入就不存在。

一旦作者发现了版权公司“黑钱”,对方会这样解释“这笔钱我们是收到了,但还没开始分配。”

在吴向飞看来,音乐平台自以为支付了词曲版权费,得到了合法授权。但是实际上,花钱买到的并非“版权豁免金牌”。

他感慨,“这个年代,有着巨大流量的音乐平台,还在向无法保护自己的人交保护费,说起来,也是可怜”。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